灵璧论坛_灵璧吧_网上灵璧__灵璧新闻_灵璧教育-灵璧县第一人气论坛-凝聚灵璧人的力量

查看: 5736|回复: 1

[美文转贴] 午收的儿时记忆 □杨士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6-3 16: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午收的儿时记忆
    □杨士柱

    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几幅七八十年代收麦打场的老照片,勾起我对儿时午收情景的回忆,一幕幕或清晰或朦胧、或连贯或跳跃的景象,如过电影般在眼前浮现。我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在农村实际生活时间并不长。可能因为收麦最苦最累也有许多孩提乐趣,所以与之相关的记忆最深。

    大队生产队时期我还小,麦收季对我们小孩子来讲如过年般热闹。收麦前要先碾场,本来就很平整的打谷场又再次除草平整、一遍遍泼水碾压,最终一个占地十余亩的生产队打麦场呈现在一群叽喳打闹的半裸孩子面前,像刚收光还未全干的水泥广场。这是孩子们的游乐场,老鹰捉小鸡、摔跤、斗鸡、叠罗汉等游戏轮流循环,玩累了扑通跳到场边的大塘里扎个猛子再上来;到了晚上,大人孩子拿个芦席、草席或草垫往场上一放,打麦场就成了上百人的大通铺,大人们望着星空拉家常,孩子们缠着几位德高望重的老爷爷讲故事,牛郞织女、天仙配、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桃园三结义等故事,都是那时候启蒙的,但每天听到的版本都不同,有些情节在长大看的书中根本找不到。打闹中也有吃了亏哭着找大人告状的,但大人一般不护短,吵自家孩子的居多,没过多久那些刚才还互不说话的,又猫脸狗屁股地成了好伙伴!

    生产队照例会在收麦时拨出一些大豆给老牛加料,牛把式一般五更天炒黄豆,豆香传遍大半个打麦场,大人们会心照不宣地分批去牛棚讨要一些,给孩子香香嘴,那些大豆有多少进了牛肚、有多少进了人口,永远是个谜!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拾麦穗,胆大的孩子会趁队长不注意迅速扯一把放筐里,像我这样胆小的只能去争抢偶尔从吱呀叫响的大车上掉下的几根。

    麦收时除生产队长威武外,牛把式是真正的英雄,他们能将孩子眼中堆成小山的麦垛用牛车稳稳地运到打麦场,又赶牛拉着石磙一圈圈碾出金黄的麦粒,嘴里还唱着撩人的小曲,伴奏的是“啪啪”几声响鞭。加餐饭更是让人嘴馋!

    包干到户后我家一下分到20多亩地,三家一起还分到一头牛,大人们干起活来像变了一个人,孩子们也一齐上阵了。随着秋季旱改稻,家家粮食一下子够吃还有余了,拿着面瓢借面的大娘少了,养猪养鸡的多了。但像我家这样劳力不足的情况就显现出来了,尤其是小麦抢收季节。家里的活儿对我父亲是指望不上的,他是村支书管着两三千口人、工作忙是一方面,还因他是“油瓶倒了也不扶”的“大男子主义”者,在我的记忆中,除了接待各路朋友、喝酒划拳给家里“添忙”外,于农活方面没有一个镜头。我大哥长我和姐姐近10岁,那时已是高中毕业的壮劳力,但正“游荡”在喇叭裤、花衬衫“业余华侨”行列,忙于打球、打架,农活只是“业余”活动。我家的农活就“历史性地”压在了妈妈肩上。妈妈那几年的形象在我记忆中最深刻最美丽!那时的妈妈身材高挑中等偏胖,乌黑的运动短发,总也晒不黑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穿着合体干净,像极了六七十年代宣传画里的女民兵队长。妈妈19岁随父亲由县城来到农村,虽然20多年过去了,但仍留存着与婶子大娘们不一样的气质,而妈妈干起农活来一点不比她们含糊,男劳力拉动都吃力的一架子车麦捆,她拉起来又稳又快;突遇暴雨抢运晒场上麦子时,更是扛起满满一笆斗健步如飞!妈妈也有弱项,针线活不好更不会纳底做鞋,我们兄妹五个只能穿黄胶鞋,一是臭脚,二是里外都打滑……

    由于年轻时劳累过度,妈妈的双膝近年来都增生变形,但她从来没有说过埋怨的话!

    收麦时的生活是远好于平时的,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白面馍、西红柿鸡蛋汤,偶尔还可吃顿芹菜炒肉丝。我至今对芹菜炒肉丝情有独钟并遗传给了儿子,一定是那时的烙印。当然更多的还是土豆和洋葱,姐姐做得几乎是水煮的炒洋葱,让我落下了“病根”,至今看到炒洋葱就反胃!

    我在收麦时也出过惊险的事,一次是在打麦场边与小伙伴一起滚水泥管玩,我坐在一人多高的水泥管里让人推着像坐过山车又像坐滑滑梯,一不小心将脚伸了出来,大脚趾甲顿时压掉了,鲜血直流,我鬼哭狼嚎小伙伴也吓傻了,正在打场的大伯急忙跑过来“抢救”!还有一次傍晚时分,在打麦场与小伙伴们“藏老猫”,我钻进正在摊平晾晒的麦秸下,正暗暗高兴他们怎么也找不到我时,光脊背上突然一阵冰凉划过,吓得一激灵跳出来,原来是一位邻家爷爷正在用钢叉翻场,爷爷稍微下手重点,我就被“穿蛤蟆”了!

    我小时候瘦弱多病,夜里好哭好磨牙好流鼻血,夏天更是常打摆子,依稀记得大人在村口树上贴“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吵夜郞……”彩纸,以及关在门后吃猪尾巴的事。我也曾因打针不哭,被大队赤脚医生宣扬为孩子们的“榜样”!

    13岁后离家求学,辗转南北至今年已半百,行文至此,更加想念已去世30年的父亲,也更加牵挂远在江南的80岁老母,思念都不再年轻各在他乡的兄妺,忍不住潸然泪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灵璧论坛 ( 皖ICP备17023183号-3 ) 公安备案号 34132302000104

GMT+8, 2020-8-15 21:13 , Processed in 0.12534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